2019年3月26日 星期二 农历 二月廿十

?韩非子:法家之集大成者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8日 10:11   来源:市委编办 龚彦成?   浏览次数:120

战国时的韩非子批判性地吸收法家前期代表慎到、申不害、商鞅等人思想,创立了“法”“术”“势”相结合的学说,最终建立了法家完整的思想体系,被后人视为法家学说之集大成者。韩非子的思想影响贯穿两千多年的中国历史进程,学习和了解韩非子是我们研究中国历史特别是政治思想史的必由之路。

战国时期,各诸侯国争权夺利斗争激烈。当时,韩国作为最为弱小的一个诸侯国,内忧外患、混乱不堪。面对国家积贫积弱的局面,韩非子忧心如焚,多次上书韩王要求变法,但都没有得到采纳。因而,韩非子思想的形成与其特定的时代背景有直接的关系,它是建立在对社会强烈的责任感和热情的理想追求之上,思考的核心问题是如何使国家免于覆亡,其归结点是解决当时的社会问题,拯救时世。

韩非子认为,国家安定靠的是法,国家混乱根子在私,推崇以严刑峻法治国,从而使国家达到强大的目的。一是“立法于君”。立法权的集中,在立法权的行使过程中,要遵循和顺应宇宙万物运行的根本规律“天命”和“道”,使“法”得以健全和完善,尽量让法做到“公利”而不“逆人心”。二是“以法为教”。法令必须及时公布于众,得以广泛普及,尽量保持稳定不变,切忌“朝令夕改”,应当简洁易懂、切实可行和便于遵守、便于适用。三是“令出必行”。将其置于以王权为代表的国家强制力的保护之下,确保法令效力发挥,反对儒家“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提出“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此外,他还重视立法的预防作用和激励机制,强调法令在施行过程中的预期效果与实际效果的统一。

韩非子提出,“术者,因任而授官,循名而责实,操杀生之柄,课群臣之能者也”、“人主之大物,非法则术也”、“君无术则弊于上,臣无法则乱于下,此不可一无,皆帝王之具也” ,可以运用到立法、行政、司法等过程中。其所谓的“术”,实质上是君主统治的手段和策略,具体而言,可归结为御臣的三大策略。即:其一,要独断独揽。倡导君王要权柄独揽,在制定法律、刑赏和政令决定、设谋定计等方面要保持独断。其二,要深藏不露。强调君主应保持“虚静之心”的基本修养,切不可轻易在属下面前表现出私人的好恶喜怒以及显露自己的才能,日常生活起居等必须与臣下隔绝。其三,要参验考察。通过各种方法来调查、考察臣下的现实表现,分析其性格特点,推测其未来发展。此外,韩非子受老子“无为而治”的思想影响,希望统治者从具体的事务性工作中解脱出来,并不主张事必亲躬。他认为,明主治国,应当有一种君临天下的大德,此即静因无道,无为而无不为。韩非子这种具有典型东方神秘色彩的“术”的确表现出了耐人寻味的冷静与智慧,对于如何处理上下级关系也有值得借鉴的地方。

韩非子既重视“法”“术”统治国家的作用,更强调“势”的重要性。他认为“法”和“术”之所以能够施行,全仗于“势”,即权力。指出君王之所以能够“制贤”、“王天下”,主要原因并不在于其能力有多强,品德有高尚,而是由于拥有了“势”,从而位尊权重。为此,韩非子强调,作为统治者,一要掌握权势。拥有权势,君王就能形成对臣下的威慑力,形成对百姓的统治力,君王一旦“失势”,法就是一纸空文,一切统治之术就无从谈起,灾难和混乱将由此而生。二要执柄处势。“明主之所导制臣者,二柄而已矣。二柄者,刑、德也。” 意味着统治过程中强制力或权威、权力的不可或缺,这种“在其位有其权”的强权意识一直延续至今。三要法势合一。统治者必须同时兼备两种权威,即制订法的权威与实施法的权威,才能达到“抱法处势则治”的境界。其实,韩非子法、术、势思想的最后落脚点,就是为了巩固和扩大君主的“势”。他说,“夫势者,名一而变无数者也” 。他把“势”分为自然之势和人为之势。相比之下,韩非更重视人为之势,他的理论体系也是紧紧围绕着如何创造人为之势展开的,意在鼓动君王把全部权力集中在自己手中,成为真正最高的绝对权威。

总之,韩非子从哲学高度论证君权之上的主张,批判地继承了黄老学派的思想用来论证君权至上的权威,并始终坚持将这三者放到社会背景、人性特点和其他相关的习惯、制度中加以考察---这使得他的理论获得了持久的生命力,在中国历史上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直到今天,仍有许多值得学习和借鉴的地方。

(责编:张映武)

中共广州市直属机关工作委员会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 2016 by www.gzsjgdj.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201号

粤ICP备14006357号

智慧党建